<big id="r1nnj"><progress id="r1nnj"><thead id="r1nnj"></thead></progress></big> <address id="r1nn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r1nnj"><address id="r1nnj"><thead id="r1nnj"></thead></address>
    <big id="r1nnj"><progress id="r1nnj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藝術須呈現審美之象

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呂國英責任編輯:李佳琦
    2021-01-06 08:29

    同樣使用文字,有人寫出的是文學作品,有人“造”出的卻是文字垃圾;同樣使用筆墨、宣紙,有人寫出的是書法藝術,有人“作”出的卻是紙墨涂鴉;同樣使用大理石、青銅,有人制出的是雕塑作品,有人“產”出的卻是亂石、廢銅……創作質料完全相同,為什么在不同人的“使用”中,會產生迥異甚至完全相反的結果呢?這是藝術創作帶有普遍性的問題。換言之,藝術家的根本使命,是通過藝術創作呈現審美世界。

    說藝術創作,先談藝術存在——藝術作為作品的存在。

    藝術作品之存在,首先具有物質性。比如文學作品呈現為一部書籍,雕塑作品呈現為一尊雕像,繪畫作品呈現為一幅畫面。這種物性存在是作品構建于某種質料,也是作品呈現的載體。其次表現為作品的形式存在,就是作品的形象狀貌,是作品感性美、視覺美的直接呈現。再者表現為作品的實事性存在,體現作品再現現實的那一層面,表達作品所具有的事實可靠性與現實可信性。后者表現為作品的主題觀念性存在,就是作品所表達的理性或理念存在,是作品的思想所系,也是作品的靈魂所歸。

    顯而易見,作品的物性存在、形式存在、實事性存在與主題觀念性存在,是建構作品的根本要件,不可偏廢,缺一不可。問題是,只要將這些方面和要素聚合在一起,就完成作品創作了嗎?當然不是。其要害何處,奧妙何在?

    回答此問題,先說構建作品的質料與形式的關系。任何事物都是質料與形式的統一體,所不同的是兩者之間的比重有別。事物之質料與形式是一體的,不可割裂的;事物之所以不同,是質料與形式的比例關系所致;事物之形式決定事物個體的現實存在。就具體藝術創作而言,若將文字(語言)變成文學作品,須將文字轉換為文學形式,而文字的文學形式,不在文字(語言)之外,相反就在文字(語言)之內。其他藝術形式或門類,如影視、音樂、繪畫等均是如此,概莫能外。

    檢視文藝現象,很多所謂創作之所以與美分道揚鑣,以至南轅北轍,原因很多,但癥結正在于在質料之外找形式,將一種形式強加于質料,或將某種形式移置于質料,造成創作活動成為工廠“澆鑄”,或成為工匠“拷貝”。更有甚者,胡涂亂抹、胡作亂為,而形式“澆鑄”、形式“拷貝”容易導致流水生產、千篇一律甚至抄襲復制。在全球化語境下,文化演進發展具有繼承性、借鑒性,合理的借用、轉置是正常的也是不可避免的,但無所顧忌、沒了底線,隨意拿來、套用,甚至直接抄襲、復制、粘貼外來形式,所導致的必然是創作枯竭、藝術僵化。

    藝術形式是從質料中開啟出來,藝術創作是藝術家走進作品的生存現場,感受之、融入之,而非游離于作品現場之外,旁觀之、鏡像之。畫竹大家鄭板橋的一段題畫留言,或許能為我們帶來啟迪。這段題畫語錄是:“江館清秋,晨起看竹,煙光、日影、露氣、皆浮動于疏枝密葉之間。胸中勃勃,遂有畫意。其實胸中之竹,并不是眼中之竹也。因而磨墨展紙,落筆倏作變相,手中之竹,又不是胸中之竹也??傊?,意在筆先者,定則也;趣在法外者,化機也。獨畫云乎哉?”從眼前之竹到胸中之竹,畫家進入了竹子的生存世界,從胸中之竹到手中之竹,畫家將藝術之竹由筆墨、宣紙開啟出來,呈現竹子的作品存在。并且,意在筆先是為法則,而趣在法外是皈依天地之造化。不僅繪畫是這樣,所有藝術形式之創作皆是如此。

    鄭板橋曾多次被人們問起:為何多畫竹?他總是一種回答:是為了多見竹。此竹當然是內心之竹、作品之竹。那么,為什么鄭板橋能心中多見竹、手中多有竹?是心與竹“靈通”使然。事實上,面對同一現實語境、同一創作主題,不同藝術家最終形成的作品是各有不同的,根本在于不同藝術家具有不同的藝術感受力、想象力,而感受力、想象力的源頭,是藝術家的心智能力與性靈明度,而性靈是否澄明,不僅體現人之智慧層級,尤其是衡量是否具有藝術創造力的標尺。明心見性,一行三昧。藝術是一種存在,藝術創作是一種修行,藝術家尤其需要修行。藝術家要對傲慢、貪婪、物欲、惡俗、頹廢、唯我獨尊保持最基本的抵御與警覺,對人生、自由、尊嚴、幸福、崇高、真善美、愛保持應有的崇尚與向往,這是對性靈的呵護,也是對性靈的滋養。

    當我們觀看藝術品時,首先感受到質料不是沉默的,而是被靈化了。藝術創造就是開啟質料、呈現作品存在,并將人們帶入其中的審美世界。而非藝術創作恰恰相反,不僅消耗質料、破壞作品存在,還會遮蔽審美世界。至此,開題之問也似迎刃而解——用性靈開啟質料,藝術呈現一個世界;以消耗而毀損質料,世界多了一堆垃圾。世界是審美的,垃圾是有害的。

    事實上,當創作諸元素在藝術家創作語境中皆被靈化之時,作品所呈現之象,方為審美之象、至美之象。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盛大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