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ig id="r1nnj"><progress id="r1nnj"><thead id="r1nnj"></thead></progress></big> <address id="r1nnj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r1nnj"><address id="r1nnj"><thead id="r1nnj"></thead></address>
    <big id="r1nnj"><progress id="r1nnj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搜索 解放軍報

    新年特別策劃·戰位親歷之掃雷兵:跟著戰艦去掃雷

    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程 雪 徐永耿 范惜鈺 黎 宇責任編輯:姬彩紅
    2021-01-06 06:23

    跟著戰艦去掃雷

    ■解放軍報記者 程 雪 通訊員 徐永耿 范惜鈺 黎 宇

    某海域,水雷爆炸瞬間海面騰起巨大水柱。黎 宇攝

    不經歷風浪,哪有水兵的成長

    蜷成一團捂著胃,記者縮在床鋪一角,頭頂燈光在眼前閃爍。這一刻,記者意識到,自己高估了自身的抗暈船能力。

    這是記者隨海軍掃雷艦昆山艦出海的第一個夜晚。艦上艙室有限,教導員葛和勇將他的宿舍騰給了第一次隨艦出海的記者。

    早上7點半,昆山艦緩緩駛離碼頭,水兵們開始了忙碌而有序的海上工作。

    駕駛室里,航海兵王浩巖站在左舷,緊盯前方海域,搜索漁網和不明漂浮物的蹤跡。

    “看過電影《紅海行動》嗎?電影里,海盜就是用漁網纏住螺旋槳逼停船舶?!边@名18歲的士兵靦腆地對記者說。

    離開碼頭后,信號兵申陽陽升完旗,回到駕駛室的戰位上,開始在心里默記報文術語。剛上艦傳報文時,他非常緊張,要靠班長朱勤幫帶,才能順利完成任務。

    此次訓練,申陽陽負責將指揮員的口令轉化為專業術語,快速傳遞給其他艦艇。

    司務長吳亞軍望著剛運上艦的蔬菜,滿心歡喜:“在岸上時,我剛從抖音上學了道網紅新菜——雪碧拌面。這次一定要做給大家嘗嘗!”

    站在后甲板上,遠處岸上的建筑逐漸變小。軍艦行至長江口,風浪大了起來,船也開始擺動得厲害。

    記者不敢繼續在甲板上停留,站起身,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船艙里。

    午飯時,餐廳里水兵們魚貫而入,飯菜香氣四處飄溢。望著滿桌的飯菜,記者毫無食欲,暈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。

    坐了一會兒,記者實在堅持不下去,提前回到船艙,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。

    掃雷艦隨著海浪節奏晃來晃去,記者的胃從翻江倒海變得陣陣刺痛。此刻,出發前專門準備的各種暈船貼、暈船藥都成了擺設。

    長江口遠處的岸上,是上海迪士尼游樂園。那里,有很多游客正排隊等待體驗一個驚險刺激的項目——海盜船。坐上海盜船,能讓人一瞬間搖晃到飛起。

    游樂場一般會規定,游客每次乘坐海盜船的時間只有兩三分鐘。以前不理解,為什么時間這么短。跟著戰艦出海掃雷,記者終于體會到,對一個正常人來說,那種晃動一直持續下來,不是刺激,是折磨。

    此刻,“生無可戀”的記者想到剛剛餐桌上“談笑風生”的水兵們,心里不禁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:他們不暈嗎?他們又是怎么克服的?

    迷迷糊糊一晚,記者在床上翻來覆去。

    第二天,在后甲板上,記者遇到了獵雷兵葉明。

    下士葉明,是個長相憨厚的湖北漢子??吹接浾邥灤y受的樣子,他說:“你比我剛上艦的時候強多了?!?/p>

    “不動就暈,一動更暈?!?年前,葉明入伍分到海軍昆山艦。第一次參加海上訓練任務,暈船的感受讓他此生難忘——

    “額頭冒虛汗,雙腿微顫,胃部的壓力急劇上升到喉嚨,胃里的食物從口腔里猛噴出來,大腦瞬間一片空白……”

    每次吐完后,胃液灼燒口腔的感覺讓葉明疼痛難忍,“吐完了食物和水,就只能吐膽汁了?!?/p>

    那段時間,為了不影響工作,葉明隨身攜帶垃圾袋,一感到頭暈想吐,就把頭扎進塑料袋里吐一會兒。吐完了,他繼續返回戰位。

    暈船,是每名水兵必須征服的挑戰?!艾F在碰到大風浪,我也暈。只不過暈得次數多了,就習慣了?!比~明說,“不經歷風浪,哪有水兵的成長?!”

    這一刻,記者明白,艦上官兵克服暈船的良藥,并不是他們口中云淡風輕的那句“習慣了”,而是無比頑強的意志力。

    槍帆班長王華海喜歡寫詩。曾經,他將暈船感受訴諸筆端;現在,他更喜歡用文字表達每一次戰勝困難的必勝信心。

    這天,王華海在筆記本中寫道:“天已破曉向北飛,戰風斗涌浪尖舞……”

    沉默的水兵,勇敢的航程

    軍艦航行至獵雷指定海域時,記者已經可以同水兵們一起在餐廳吃飯了。

    艦上餐廳空間小,吃飯要分成幾批。水兵們狼吞虎咽吃得很快。

    晚飯后,站在前甲板上,輕柔的海風攜帶著濕漉漉的氣息,吹在記者臉上。夕陽染紅了大片海域,天空不時有海鳥飛過,在軍艦上空盤旋。

    沿著舷梯來到后甲板,記者看到,王華海正蹲在那兒,一手端著餐盤,一手拿著筷子大口扒拉著飯。大口吞咽米飯的空當,他的雙眼望向大海深處。

    這是一種記者從沒見過的眼神——那么平靜,就像眼前這一大片安靜的海水。

    這樣平靜的眼神,艦上很多水兵都有。

    身處快節奏的現代社會,人們往往變得浮躁,年輕人眼里更常常充滿不安和焦慮。

    同樣的年紀,為何掃雷艦上的水兵不一樣?

    實獵某型戰雷那天,站在駕駛室右舷窗前,記者找到了答案——

    獵雷班長陳琳將手雷扔進水中,引爆滅雷炸彈,消滅水雷。不一會兒,伴隨一聲巨響,海面上騰起高高的水柱。

    水雷爆炸瞬間,沖擊波襲來,整艘軍艦都能感受到強烈的震動。沖擊波沿著甲板,透過厚厚的防爆靴蔓延至全身。

    這是記者第一次見識水雷爆炸的威力,也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危險距離自己如此之近。

    獵雷成功!

    此刻,陳琳面不改色,平靜得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一樣。

    “因為,再也沒有什么比這更恐怖?!彼錁I務長李銘告訴記者,克服了一個又一個以前不敢闖的“禁區”后,就沒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  經歷過大風浪的人,性格往往會變得沉穩。其實,水兵們并非從一開始就這樣平靜勇敢。

    大學生士兵王浩巖是艦上年齡最小的兵。作為家里的老幺,他從小在父母和姐姐的照顧關愛中長大。參軍前,他甚至連鞭炮都不太敢放。

    那時的王浩巖不會想到,自己未來有一天會在號稱“海上敢死隊”的掃雷艦上當航海兵;他更想不到,如今水雷爆炸時,他根本不怕,這可比鞭炮響無數倍,危險無數倍。

    曾經膽怯的年輕人,變成了中國海軍“開路先鋒”中的一員。

    一次獵雷訓練,螺旋槳被海上漂來的纜繩纏住。為了避免艦上動力設備受損,士兵石闖冒險用刀割斷了纜繩。

    “當時,我只不過想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?!边@名“00后”新兵不是不知道被螺旋槳割傷的危險,可他甘愿去冒這個險。

    一次,昆山艦出海射擊,瞄具出現故障無法校正。王華海憑著多年累積的“感覺”,精準命中浮雷,從此贏得“炮神”美譽。

    一次火炮射擊任務,王華海的手指不小心被夾在艙門縫里,頓時鮮血直流。簡單包扎后,他立刻上了戰位,首發命中目標。

    “手指骨折了,出了一身汗?!被貞浧甬敃r的情形,王華海平靜地說。

    看著記者一臉驚嘆,掃雷兵們說:“沒什么,這只是我的工作?!?/p>

    更多時候,他們都在各自的戰位上,靜靜地工作學習。

    航海班長張偉,是昆山艦所在掃雷艦某大隊“士官專家組”成員之一。他有一冊筆記本,上面記錄著自己20多年來總結出的排查、修理故障方案。

    這樣的“寶典”,艦上老班長幾乎人手一冊。記者隨手打開獵雷班長陳琳的筆記本,上面最近的字跡寫著:目前,水雷不僅裝有各種目標信號的傳感器,同時還裝有計算機,使水雷能夠處理各種數據,而后選擇最佳的起爆方案……

    沒有人生而英勇,只是選擇了無畏和擔當。

    掃雷艦上的水兵,同樣是有血有肉的人,是父母的孩子、妻子的丈夫、孩子的父親……任務結束上岸后,他們也會用自己喜歡的方式,度過那短暫的休息時間——

    大隊長閔鈞鐘愛自駕游,他盼望著去一個新的地方,打卡一次新奇的體驗。

    機電長徐強,一心期待著任務結束,回家抱抱可愛的女兒,陪妻子逛逛一家網紅店,去聽一聽闊別已久的都市喧鬧聲。

    槍帆班長王華海則盼望著休假,回家看望父母……

    跟著戰艦去掃雷的9天9夜里,記者漸漸明白了勇敢的含義:勇敢不等于無所畏懼,而是知道前方有危險,依然堅定選擇前行。

    那是傷疤與汗水,更是閃亮的勛章

    擼起海洋迷彩的袖子,眼前這兩塊暗紫色的疤痕,深深烙在輔機兵蔡帥康的胳膊上。

    記者心里一緊:這么深的疤痕,恐怕要伴隨他的一生了。眼前這位20出頭的小伙子,到底經歷了什么?

    再三追問,蔡帥康講出了傷疤背后的故事——

    2020年2月21日晚上,輔機艙內的一臺機器油管突然爆裂,柴油從裂縫里四處飛濺開來。輔機班班長常剛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“油管里噴出的油溫度高,一直這樣下去很容易失火?!?/p>

    機器縫隙狹窄,修理油管,必須找到一個胳膊較細的人,把手伸進去,補上螺絲帽下缺失的墊圈。

    “讓我試試?!辈處浛嫡玖顺鰜?。機器夾縫中,他將胳膊緊貼在超過50℃高溫的機器上。

    故障終于解除!等蔡帥康抽出已經麻木顫抖的胳膊,那塊貼近機器的皮膚已經燙起了一大片水泡……

    “當時光顧著搶修,忘了疼了。不過,沒有這些傷疤,怎么學到真本事?”蔡帥康笑著說。

    輔機兵經常蜷縮在嘈雜、轟鳴的空間里維修機器,有時一待就是幾個小時。遇到緊急搶修任務,流血破皮是常有的事情。在他們看來,傷疤標志著軍人的血性,是他們軍旅的勛章。

    在悶熱密閉環境中持續工作,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?如果不是站到輔機兵李珊珊的戰位上,記者無法想象。

    汗水順著額頭滴滴答答往下淌,打濕了?;晟?,臉熱得通紅。此刻,李珊珊正在監測動力設備機器變化,以便機器突遇故障時,第一時間報告維修。

    “有風進來會涼快一點?!崩钌荷合矚g刮風天氣。每當涼爽的風沿著艉輔推艙門的縫隙吹進來,帶走炎熱,帶來清涼,那是他難得的舒適時光。

    蔡帥康和李珊珊都是機電兵。他們工作在水線以下,主管艦艇電力、動力和油水等,是艦艇“心臟”的守護者。

    水兵們難忘在戰位上灑下的汗水,難忘在青春歲月里奮斗的時光。

    從十幾年前第一艘獵掃雷艦服役至今,大隊長閔鈞幾乎親歷了掃雷事業的每一步發展變化。

    曾經,艦上沒有餐廳,大家一起蹲在甲板上頂著烈日吃飯;曾經,幾十名水兵擠在兩個住艙里,每個鋪位有三層,最上面的鋪位是一層吊床……

    面對自己曾經服役過的一艘掃雷艦即將退役,一名水兵在日記中寫下:“英雄的戰艦完成了使命,曾經你的每一寸甲板,都有我的足跡?!?/p>

    水兵餐廳的墻壁上,貼著一則標語:“軍旅生涯其實就這幾年,當一個好兵,干一番事業,待回首,微笑,無悔,自豪!”

    對掃雷艦上的官兵們而言,曾經留下的傷疤、灑過的汗水,都象征著使命與榮耀,那是他們一生中最閃亮的勛章。

    軍艦靠岸,記者與官兵們一一告別。此刻,碼頭上的勤務兵,將早早備好的補給物資熱火朝天地搬到艦上;下艦回到宿舍休息的水兵們,齊刷刷掏出手機,盯著屏幕笑……

    走下甲板,記者回首,看見大隊長閔鈞并沒有跟著人流下船。他站在駕駛室舷窗邊,望著水兵們忙忙碌碌的身影,目光是那樣寧靜。

    (采訪中得到張輝、祝標、胡如波、楊順協助,特此致謝)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盛大彩票